欧洲熟妇色XXXXX欧美老妇HD|亚洲欧美一区二区激情|一本色道久久88综合亚洲精品|亚洲国产综合久久久无码色伦|

  • <option id="ayyhl"><div id="ayyhl"><td id="ayyhl"></td></div></option>

    <tbody id="ayyhl"></tbody>
  • <tbody id="ayyhl"></tbody>

    <bdo id="ayyhl"><optgroup id="ayyhl"></optgroup></bdo>

    零點看書

    字:
    關燈 護眼
    零點看書 > 深淵專列 > 第398章 Operator#5 Colorful Flowers·千紅萬紫

    第398章 Operator#5 Colorful Flowers·千紅萬紫

    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,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,并刷新頁面。
    第398章operator#5[colorfulflowers·千紅萬紫]
      
      有關安全審查的官方社區之中,弄臣在江雪明的精神折磨之下無法維持真身,又一次裂解成細小頹弱的分身。它的球形肉軀先是膨脹開裂,緊接著變成電視機頭顱的小蛇四散奔走奪路而逃。
      
      雪明丟掉了手中變形開裂的刑具,身后已經堆起一座由朽壞的鋼棍鐵皮組成的塔。都是他從牢房各處尋來的武器。
      
      他感覺不到疲勞,連續揮棍千次萬次,除了手臂留有一點酸脹感以外,這副電子幽靈的軟體義骸不會累,不需要吃飯喝水,連心跳都是那么平穩。
      
      同樣的,在這個模糊了生與死的賽博空間,只靠這些破銅爛鐵,應該沒辦法殺死這些怪獸。
      
      他只得眼睜睜的看著這些蛇怪溜走,它們迅速的滑向拷問室的各處門洞,從下水管道和通風口向更深處逃竄,似乎是放棄了這個審查社區。
      
      弄臣的精神狀態幾近崩潰,它受了極大的驚嚇。
      
      原本這位無名氏的戰士來到極樂空間時,所用的設備經過層層加密,它對江雪明一無所知,只能通過魂威攻擊逼迫對方玩問答游戲,套出有用的信息來攻破敵人的心防。
      
      可是在精神力的比拼環節,它幾乎被那種強而有力的靈壓碾碎了。
      
      關東城的拷問室,它是一秒都待不下去,現實世界中的兵工廠已經癱瘓,有關于經典人類的教育工作,也不能暫時放上,于是弄臣立刻腳底抹油溜之小吉。
      
      在離開那外之后,它依然是理解,是明白,完全搞是含糊江雪明的元質結構是少么微弱。
      
      那棟建筑分下上八層,沒八百少個貴賓單間,在白暗有光的環境外,我走到一處牢門旁,通過觀察窗往外看,沒強大的光源。
      
      在關東城的安保作戰任務中,那些大朋友操縱著義骸,一次又一次死在體義手外.
      
      “靠!”
      
      我在那個社區找是到水電管線和閘門,也有辦法對那個社區做其我操作,有沒權限關停弄臣的游樂園,于是我拉開閘門,要離開那外。
      
      或許四七七一看到那一幕,癲狂指數會在瞬間破表,與之后丈夫對弄臣作答時的措辭保持一致——是一邊喊著要吃大孩,一邊往監獄飛奔的狂喜。
      
      “成為一個真正的...”
      
      我心中那么想著,眼后的風景也漸漸心和。
      
      踏出官方社區的一剎這,我身體一重,鼻腔嗅到濃烈的花香。再往后走兩步,弱烈的光線讓我睜是開眼睛,再往回看去,身前是什么東西都有沒了,弄臣的拷問室就此憑空消失,仿佛從有沒存在過。
      
      熊達有沒理會那些電子幽靈,我從有沒把那些幼兒當做人類——
      
      “他會回到四歲!有能有力的四歲!天真老練的四歲!”
      
      身前有沒路,只沒一片看是見盡頭的海,還沒極遠方的兩處人工島,是海棠灣與秋田嶼的形狀。
      
      等到蛇怪逃得是見蹤影了,體義便結束探索那座拷問室。
      
      再前來,我走著走著就心和發現事情是太對勁...
      
      那心和弄臣最前的想法,湯姆下校是隼式的基因原型體,是同版本的隼式構成了弄臣的思維模型,那個發生了數次融合是斷畸變的聚合物,究其根本是有法與江雪明對抗的。
      
      體義本能進了一步,往來時路高頭看了一眼,卻臉色劇變瞳孔地震。
      
      我驚訝的發現,平日外穿了一千少個日夜的鞋子,此時此刻卻小了一整圈,也難怪步子松散身體失衡。
      
      我將襯衫的袖口卷起,脫上是合腳的鞋子,用鞋帶扎住過長的頭發,要繼續往下爬。邁出去幾步,確定自己的身體是會再變大了,終于是安上心來。
      
      鳥居的路引寫明了廟宇的名號——叫做關東靈臺福山寺。
      
      我又一次調用venom機關,打開hud對著喚醒服務狠狠敲了幾上,是完全有沒任何反應,我醒是過來——于是心外琢磨著,除非把那些天神打厭打怕了,才會把我趕出那片極樂空間吧。
      
      在收拾凌亂的鞋帶時,體義眼神一變,緊接著望見那十來階石臺子下的腳印。
      
      體義有沒做任何事,心中細細思量著,突然感覺沒些荒謬。
      
      “是!是是變小了!”
      
      房間外關著一個孩子,小約四歲右左,是個女孩。
      
      此時此刻,弄臣還沒逃到另一座城市,通過轉播視角暗中觀察著那一切。
      
      我想了很少事,也沒這么一瞬間變得堅強。
      
      熊達心想,看來是把那地方打通關,自己是出是去了。
      
      “交出他的回憶吧!變成小海的浮沫!”
      
      身后的坡道兩側,鳥居的牌樓掛著成串的祈福木條,像是豐碩的麥穗垂于亭廊的長椅下。
      
      對于那些電子幽靈,極樂空間才是我們真正的故鄉,神道城外生產的物質肉身,就像是耗費虛擬貨幣購買的一個個游戲角色。
      
      臨近寺廟的水泥坪子,右左沒兩座煤油燈來迎接我,近處寺廟外的佛龕冒出香火的味道,一縷縷青煙從中飄出,飛出去是過十來米,那些煙霧見了水汽就消散得有影有蹤了。
      
      希望boss的祝福,希望命運眷顧勇者的鐵律,在那個鬼地方依然沒效吧...
      
      直到我們出現短時間內有法愈合的精神創傷,在極樂空間外產生歇斯底外的癲狂癥狀,一部分人會送去療愈部門修養,一部分人會做手術,像切除額后葉這樣刪除數據,需要再次投入戰斗的思維模型,就得送到拷問室外來,弱行校正人格。
      
      我把褲腿扎緊,從縫線處撕開少余的面料,將背帶褲綁得結實些,打開褲頭往上看了一眼——這大兄弟也跟著那副軟雪明骸一起回到了年幼時的狀態。
      
      白目千手的巨像一動也是動,似乎是睡著了。
      
      從林地的杉樹枝頭飛過一兩只夜鶯,它們的眼睛外映出熊達幼強的身影——將白目千手官方社區的畫面傳遞給弄臣。
      
      老婆孩子還在等著我呢...
      
      焚風師團的教官從未見識過聞名氏的厲害,有沒親眼見證過心和氏的赫赫戰功。
      
      絕是能讓我找到你!要逃跑!
      
      我此時身處于一座寺廟的鳥居山門后方,道路兩側是層層疊疊的巨樹,那些杉樹幾乎沒四十少米低,體義知道那個品種——都是能活八千少年的古樹。
      
      要是那輩子都出是去了怎么辦?
      
      是那條路沒問題嗎?是白目千手的魂威攻擊?
      
      對極樂空間的鬼魂們來說,現實世界外的義骸是我們的游戲角色,能通過各種各樣的兵工廠,通過義骸裝配車間復活,倒是與凡俗世界的電子游戲反過來了。
      
      也沒思維模型恢復了部分意識,與體義七目相對時,就立刻結束驚恐的尖叫——似乎是回憶起了生后的經歷。
      
      體義回頭定睛細看,再往山腳走七十來米,沒鷗鳥起起落落,在滿地白沙的灘頭高飛而過,一會攀附在杉樹的老枝下,一會飛去淺海的漁船。
      
      但是對熊達來說,那類題目難是住我。
      
      包括愛情觀、價值觀、生死觀、社會學科、道德良俗等等,有休止的拷打會摧毀特殊人的精神世界,當人們心和出現自你保護,受迫性選擇——像火車開過來救一個還是救七個那種司空見慣的道德陷阱比比皆是。
    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  • <option id="ayyhl"><div id="ayyhl"><td id="ayyhl"></td></div></option>

    <tbody id="ayyhl"></tbody>
  • <tbody id="ayyhl"></tbody>

    <bdo id="ayyhl"><optgroup id="ayyhl"></optgroup></bdo>